曹玉珠的个人文集
又想起了华南虎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本来已经有很久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大型猫科动物的事了,加上到草海挂职,更多
草海是要水清还是要生态

草海,著名的高原淡水湖,关系到中国西南地区的区域水生态平衡和气候调节,更为重要的是黑颈鹤、灰鹤、斑头雁等多种迁徙鸟类的越冬地,因此草海成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。

由于有了草海这一自然资源宝库,威宁理所当然有了大发展,成了最大的县。县城紧邻着草海,曾经为了造更多的田曾放干草海

大威的阳光

云贵高原上,贵州与云南交界地带,有一个地方叫威宁,有威镇安宁之意,以此证明此地自古乃兵家必争。翻开威宁的历史,年代确实久远。夏时即为梁州西南域,殷商又属鬼方西北隅。经历了春秋战国的纷乱战事,目睹了秦汉唐宋元明清的朝代更迭,历朝虽有隶属,却从未真正归并,皆为乌撒实际控制。直到清

保护还得靠社区

在美丽的威宁草海,周边居住了8万多人,或多或少地与草海扯上了联系。原以为这些社区居民在保护区内生活,是保护区最大的破坏者。他们为了生活,无所不为,使草海保护区失去了应有的功能。我今天一天走下来,所见所闻,恰恰相反,有他们的所在,草海的生态功能更加完整。我不尽要问:草海保护区的功能

百鸟归来探草海

如今,草海的水已寒,草已黄,说不清该是深秋还是冬天。从北方来的迁徙鸟在加紧到达,在这里度过漫长的冬季。像斑头雁、赤麻鸭和灰鹤等,总是等不到冬天到来,就早早携家带口,迁到了草海,十月底在草海已经看到它们的身影。在草海越冬的灰鹤来自哈萨克斯坦,飞越了高山、草地和荒漠,只有到了这里,才

在荒凉与美好之间

在草海的每天,都充满了激情与思考。早早地起床,一番洗漱后,沿着那条观海路走3公里,就能到达我的办公室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沿途看到栽种的各种树木,红叶的绿叶的,错落有致。弯弯曲曲的小路尚在修建,破砖烂石会影响脚步,但恰恰给人以安静、安宁。少了道路上的熙熙攘攘,给人以享受与思考的空

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
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